top of page

我的Best regards不是Best regards,

早幾日,夜晚同朋友隨口臨瞓講左一句「祝你今日好瞓啦😴」,佢俾左個😮俾我,問我咩事,「無事啊,wish you good night.」,無事突然間祝我瞓好啲既咩😂。之後隨便吹多幾句水大家都真係去瞓。


過左兩日我開始係度反思呢一件事,從何時起我地將對其他人既祝福睇得咁珍貴,好似係只有過時過節先會講既說話。於我而言不是,祝福係一種對他人需要既關懷同同理心。未必係一句經常重複既禮儀,但當我諗起對方既需要同近日既處境,我可能會講多一句。表現關懷其實唔使咁小心。


抑或係我地已經太少得到別人既祝福,所以當幸福突然來臨既時候得地都會唔習慣?當沒有習慣去留意別人需要的時侯,我們同樣不常期待別人對自己的關注,因而便沒有開展這段互祝的旅程。關懷與溝通是雙向的,同時也會互相建立與摧毀,只視乎我們口中那一句說話。


當然,也見識過時刻期待別人理解,但自身行動卻一直漠視對他人需求的人。這種朋友最難處理,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沒有察覺別人的需要,因此也不會產生要改變的想法,當衝突來到也會視為他人的不理解,而不認識到自己的行動是如何的自私和自我中心。


真正朋友會嘗試提醒與勸導改善,但一不小心便會引起大衝突。也許,等他們在別處大大碰壁後才會發覺自己的不是,再去反省自己的行為。不過,實際上更多時候他們會尋到另一群同聲同氣的朋友圍爐取暖,如常生活。


又是不是我們把Best regards放得太廉價,愈來愈不珍視他人的BRs? 每日Emails都有大量的Best regards, 有哪一個我們是從心發出的呢?當然,那一句只是我們禮節上習慣的字句,也是預設Email signature的template, 倒也可以提醒我們,這一句Best regards, 隱含了什麼。

7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「好」是個極差的字

第一次嚴重糾正前合伙人,是關於用詞。回想當初成立,其他合伙人立願是要建立一個集合所有最好產品的網購平台,所有品質、成分、背景欠佳的通通不選。廣義上我當然同意,但實際上,最好真的存在嗎? 如果最好真的存在,那麼市面上倒不會有那麼多各式各樣的護膚品牌,因為市場一向只會由最廣而為次又被接受的品牌跟產品接受,尤以香港市場更明顯,說到茗茶點心會說到蓮香樓、川龍街,說到汽水只有可口可樂,說到護膚品雖然總有幾個

選擇

若然睇到呢一篇文章,即係已經成為會員,對自己有要求既人先會尋求方法踏出第一步,希望你會係呢度搵到適合你用既產品。 選擇適合既護膚品就好似揀對象一樣,你會接受到好多人,果款產品亦會面對好多人,有時係果樣產品唔岩你,有時係果件產品你唔捨得花咁多錢係佢身上,但只要願意,不經不覺試下試下就會遇上適合自己既果樣野。而有啲產品甚至可以用一世,唔需要時時刻刻都搵新產品黎搵。試問,難道你想每個月換一個對象?長期都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